体育项目自白:“坏孩子”棒球垒球 难兄弟乒羽

日前,棒球、垒球、空手道等7个项目争取进入2016奥运会,今年10月,国际奥委会将决定2016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并决定哪两个项目成为比赛项目。有进就有出,国际奥委会通过一项改革决议,就是从2020年起,奥运会将确定25个核心项目,这就意味着,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设项基础之上,还有一个项目被剔除出固定项目。

从观赏性和普及性来看,乒乓球面临着不小的威胁。每一届的奥运会项目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同,以北京奥运会为例,比赛共有28个大项:田径、赛艇、羽毛球、垒球、篮球、足球、拳击、皮划艇、自行车、击剑、体操、举重、手球、曲棍球、柔道、摔跤、水上项目、现代五项、棒球、马术、跆拳道、网球、乒乓球、射击、射箭、铁人三项、帆船帆板和排球。如果再细数它们的“亲戚关系”,28个大项共分为302个小项,其中包括165个男子项目、127个女子项目和10个男女混合项目。 综合

手拉手,心相连,每当唱起这首《手拉手》,我们的心就暖暖的,奥林匹克是一个大家庭,我们都希望能够加入奥运会,但是奥运会却无法让我们都参与其中。

更快更高更强,奥运会是竞技领域的荣誉殿堂,这里成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英雄,也让这些英雄们所从事的项目流行于全世界,比如全世界超过一亿的人在练习跆拳道,比如所有的篮球爱好者都希望能和梦七过招。当奥运会成为世界人民聚焦的盛会,当奥运经济成为拉动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快速提升的“发动机”,当奥运品牌成为一块无价之宝……当这一切都成为现实,几乎所有的运动项目都希望有朝一日能跻身奥运,在这举世瞩目的大舞台上争得一席之地。可就因为奥运会规格如此之高,需要广泛的群众基础,需要多数人的认可,我们就被拒之门外。为了避免乒乓球被踢出奥运会,我们要先让世界人民体会到乒乓球带来的快乐;为了让棒垒球重回奥运大家庭,我们要净化自己的比赛土壤;为了能在奥运会上一睹老虎伍兹的风采,我们要规范高尔夫这项运动。只有做到了这些,奥运会才是一个真正的家,你我均在其中并其乐融融。

看着邻居家小朋友“跆拳道”在奥委会温暖的怀抱中撒娇,我真是又嫉妒又羡慕,不过我们都讲究礼义廉耻,所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不断地完善自我,堂堂正正地赶上他。在2005年奥委会关于新增项目的表决中,我就拥有绝对的票数优势,因此被广为看好。但是成绩只能代表过去,这次我还有新的进步展示给大家,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已经有超过一千两百万人在向我学习,这是支撑我进入奥运殿堂的最大动力。

雪白的道服,灵巧的身手,坚毅的性格,不仅强身健体,还能自卫防身,想必奥委会也会考虑和我交朋友的好处,让我和跆拳道在奥运会里并肩作战。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我们棒垒球兄妹俩离开了奥运大家庭,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现在的生活越发显得迷惘而无奈。

1992年,哥哥我第一次在奥运会上亮相,作为已在世界五大洲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开展的运动,我理应受到这样的待遇。在美国和日本,我享受着“国球”的美誉。不过也正是在美国,我的声誉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职棒大联盟里屡禁不止的兴奋剂事件,让奥委会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我成了不听话的孩子,他们说如果我不能改过自新,就不让我回家,我的妹妹也因此受到牵连。现在,我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我想说请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要回家。“富孩子”

关于我的身世一直是个谜,荷兰、苏格兰、中国、法国,都说我来自那里,由于长期缺乏归属感,我对奥运大家庭的向往比任何人都强烈。老虎伍兹是我最好的朋友,相信你们都认识他,也正是在他的鼓励下,我才站到了这里,和其他六名小朋友一争高下。优雅的挥杆是我的招牌动作,虽然我一度被作为一项贵族运动而曲高和寡,但是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意识的改变,现在普通人也能和我玩了,就算你不能负担下场的费用,但是在练习场上和我亲密接触并不难。

如今摆在我面前的最大困难是,我还没有找到一个统一的与国际奥委会对接的组织,这也让大家对是否接受我回家抱以不同的看法。

我们三个是新兴的项目,在欧美广被追捧,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符合运动潮流。可是作为时髦项目,我们也有点找不到北,比如进入奥运会,橄榄球该以美式还是英式的身份入围;而壁球起源于英国的监狱,当时犯人们在大牢里无所事事,就因地制宜的发明了这项运动,时至今日,壁球还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打来打去,完全和蓝天、白云、草地等这些优美的词拉不上关系,而且让观众们隔着玻璃看我们似乎也不够直观。速度轮滑给大家的印象也是在大街上车海里穿梭,虽然年轻人喜欢我们,可是长者们总是说,太危险,这样的担心也限制了我们的发展。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们俩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亚洲的光荣,可也就因为我们俩只被中国所宠爱,遭到欧美国家的白眼,连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爷爷也总是给我们找茬。

太强大了不是我们的错,错在我们只让一个国家强大。如果离开奥运会,我们会很不舍,因为没有了这块金字招牌,关心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少的。不过老蔡(蔡振华)给我们吃了定心丸,别人不玩我们不怕,我们自己玩,我们要把自己的联赛打造成如美国NBA一般轰轰烈烈。

有很多人说我长得不够好看,想把我踢出奥运大家庭,可是他们完全忽视了我的嫡系血统,我可是由“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人顾拜旦先生发起创立的项目,即射击、击剑、游泳、马术和越野跑。这项运动全面地考验了运动员的综合素质,灵巧性、耐力、驾驭动物的能力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古老的贵族。可凡事有利就有弊,我包含的这些项目和其他单项完全重合,就好像我的小兄弟铁人三项一样。好在罗格喜欢我,我表演的时候总是前来捧场,这可苦了我的小兄弟铁人三项,他恐怕比我率先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