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Artisan雷达可跟踪20公里内台球大小目标

海军雷达望远镜上模拟的雷达干扰效果。随着现代威胁的技术能力的提高,低可视率和反低可视率技术正在发生相互关系越来越密。

自二次大战以来最大的海上冲突——1982年福克兰群岛(又称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爆发已有三十余年,但教训仍未改变。南大西洋的事件清楚地显示出机载预警系统的十分重要性,它建立了机载导弹作为现代作战的卓越武器的地位。英国皇家海军当时还没有拥有任何超视距能力,迫使英国海军特遣部队部署数艘舰艇担任雷达警卫舰的任务——最终导致谢菲尔德号驱逐舰的损失。

自那时起,海军监视(技术)不可避免地向前发展以适应当今汉军的诸多不断变化任务需求。最新一代的技术反应了传感器技术、处理和网络结构、IT组件等技术的迅速发展,它们为多种舰艇的数据输入提供了基本的架构集成。Frost Sullivan研究和咨询公司的一份报告“海军雷达和声纳的全球市场”预测2008年单是传感器市场的收入就达到175亿美元,比10年前几乎增长3成。

这一数字并不令人吃惊。高效的监视技术是现代战斗空间控制和操纵的中心所在。不言而喻的是在某一区域内,海军有信息能够在潜在威胁出现之前对其探测、跟踪、交战并使之无效,这一概念就是需要在敌人觉察到你之前你先觉察到敌人。

对于传统的蓝海舰队而言,(特别是那些担当从国内将兵力向外投送角色的舰队)战斗空间的监视是关键的,目标探测和跟踪技术的发展大大增强了海军能力。尽管向3D海上中距离雷达这样的系统概念已经得到很大发展,但现在开发的分辨率和精确度确实前所未有的。

例如,新的Artisan雷达——英国设计建造的雷达系统,将用于英国皇家海军的舰艇上,包括两艘新的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威尔士王子号——能够跟踪20公里内台球大小的目标。

恶劣气候条件下的性能是另一个关键领域,特别对在公海的舰船,它正在加快雷达监视技术的发展。2008年2月,在南非RSR210N在很差的作战环境下探测水面和空中目标的试验成功一年后,挪威皇家海军为其新型战舰选择了该系统。

RSR 210N 雷达将由Reutech雷达系统公司与位于挪威卑尔根的Electronicon公司共同制造,将安装在挪威海军新型南森级护卫舰上支持直升机行动和其他监视活动。

跟踪目标代表的只是战斗空间优势的一个方面,而与目标交战的能力则是另一个方面。2008年1月,波音公司宣布获得美国海军737万美元的合同设计和开发鱼叉block III导弹——是自鱼叉导弹1977年问世以来的最新型的全天候、超视距反舰导弹。它利用有源雷达寻的制导,原先旨在用于公海的一种武器,已经经过升级改进后获得沿岸能力,可以进一步延伸进行对地打击。

鱼叉block III导弹计划在2011年实现初始作战能力,将现有的block 1C导弹及其指挥发射系统将进行升级,使得下一代系统能应对水面战的威胁。最新型导弹增加了GPS和精确移动目标解决方案——实现数据链飞行导航更新和实时目标识别——旨在与未来网络架构及预计的距离和发射改进系统集成。

来袭导弹的交战时间窗是用秒计量的,发射前平台的远距离探测和撤离显然是重要的。尽管对有相当距离的海上交战而言这仍是个问题,但今天部队履行的许多作战行动要求能够非常近距离的识别威胁。

应对这一挑战更加需要雷达和监视能力提供额外一层的警戒支持近距离行动和探测小型水面舰艇目标。

最近一种显示能够实现这一能力的系统就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开发的SPY-1相控阵雷达——多用途宙斯盾武器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目前已经在全球85艘舰艇上服役。新开发的超短程模式SPY-1雷达能够探测和获取目标,从标准模式无缝转换到超短程模式,能保持正常的360度的水面、水平和空中监视。

偷渡者是监视面临的又一个特别的问题,他们比近距离小型舰艇更难于探测和防御。随着反恐行动的上升以及伴随的可能成为非对称战争的行动,识别这一威胁并使之消除的措施已经越来越多地被提到采购日程上。

美国海军新的水下保护系统——综合游泳者防御系统(ISD)——就是一种解决方案,目前正在开发之中。综合泳者防御系统(ISD)设计用途是美国港口和远征部队,将能为舰艇提供前所未有的保护。该系统包括能发现潜水者的直径10英寸(25厘米),长18英寸(45厘米)的有源雷达头,以及扫描水面游泳者的联合雷达、光电、红外装置,它们通过集成软件相连。该系统能获得实时数据,保证快速探测,有助于快速做出反应,系统还配带非致命性水下气枪——据说能给入侵的潜水者“一顿痛击”。

远征型综合泳者防御系统(ISD)的原样系统2007年9月已经由海军和工业界联合完成。计划在2009年建造两套系统进行评估。

对西方海军而言,后冷战时期的特点是作战环境以新的优先事项和不断演变的威胁为基础。海军部队不断被部署执行警务行动,遭遇许多小规模但往往是高度组织的对手,如海盗、走私犯和(经常是在沿海地区而不是在公海),因此游戏的规则已经改变。

这导致不断强调濒海能力和海岸监视能力应付非对称战中潜在各种各样的危险。装备导弹的改进型武器平台如民事船只或岸边卡车是难以躲避的敌人;许多国家的海军的反应就是投资发展濒海战斗舰——高速、多功能、装备精良。在许多方面,它是美国海军“街头战斗者”概念的延伸——小型炮舰在敌对海岸线对付近距离的非正规敌人。

这种新一代舰艇将依靠广域的遥感、保密通信和技术优势的利用以及武器装备来遂行任务。从监视的角度看,这种趋势很可能决定两个领域的发展。

一方面,舰艇需要安装改进的传感器和创新性系统以改善探测和反应能力对付所遭遇的独特的威胁。另一方面,随着相对立的技术能力的不断发展,低可视性和反低可视性技术之间的相互关系越来越紧密。像瑞典的“维斯比”级护卫舰和挪威的Skjold 级导弹快艇巡逻艇上已经安装了隐身技术,今年6月,美国海军授予材料科学公司2460万美元的合同研究改进雷达吸收材料的性能。

随着反舰导弹种类继续增长以及改进的发射装置更加小型化,不可避免的是海军任务将日益依赖低可视性的技术。